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和慧平的博客

来我的怀里,或者,让我住进你的心间,默然、相爱、寂静、欢喜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和慧平,现居云南大理,著有诗集《另一种声音》、《幸福是水做的》,诗论集《一苇诗话》。 习诗十五载,有部分作品发表于《诗刊》、《星星诗刊》、《中国诗人》、《诗歌报月刊》、美国《新大陆诗刊》、新加坡《新华文学》、《作家报》等,曾获星星诗刊和郎酒集团共同举办的“1999‘郎酒杯’全国诗歌大奖赛”诗奖等几个奖项,诗作入选多种诗歌选本。 【个人网站】http://cailianhhp.2000y.net/

文章分类

我所认识的虔谦——写在虔谦诗集《原点》即将付梓之际  

2013-07-26 04:50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所认识的虔谦

——写在虔谦诗集《原点》即将付梓之际

 

 

(云南)和慧平

 

 

现实生活中,我是一个棱角分明极端性情的人,若遇到与我投缘值得深交的朋友,我就是跑上千里也只为去和他喝一杯水酒,或品一盏香茗;置身于茫茫网海亦如此,我性烈如火,快意恩仇,谈得拢的,三五句话即可称兄道弟,谈不拢的,话不投机半句多。总之,我竟是如此相信缘分,我总认为这个世界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,于茫茫人海之中指引着你,将和哪些人相遇,将和哪些人情深谊厚甚至终其一生惺惺相惜。虔谦即是我冥冥之中遇到的一位知己。人一生中,一卷书,两壶酒,三五知己,平生足矣。

先说说相识。潦倒如我,诗酒飘零,无材可去补苍天,枉入红尘若许年,终日在网上昏昏噩噩度日,偶然发现《中国艺术批评》论坛上一个署名为虔谦的人为我的诗歌近作《我的滇西我的村庄》作了一段不俗的评论:

“你为一棵小草折射不到自己的光辉而哭泣,我为你的哭泣而落泪。很久了,我没有再被诗这么感动过。你不苛求,你不抱怨,你只梦想,你只奉献;你的深情厚义和激情仁爱全在这字里行间。你人如你诗;你诗如你人……愿诗感动、净化、激励和升华更多的人心。哪怕是一棵小草也在诗人的关爱和忧虑里。和慧平的诗洋溢着平民的思想情感,充满了对故乡的爱和激情,其中也包括忧伤,包括梦想。”

这个时代,诗人的光环早已枯萎黯淡,能读诗的人已经是我打断骨头连着筋血浓于水的亲人,更何况是能用心品评我诗歌的人。我肃然起敬,内事不决问老婆,外事不决问百度,迅速百度这位虔谦,看到底是何方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圣。这一看不打紧,寥寥几句简介惊煞酒中人:

虔谦,原名曾明路,美籍华人。祖籍惠安,出生厦门,长在闽南小镇安海北京大学中文系本科及研究生毕业。现为美公司资深电脑程序员。高小作文被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学任校报主编大学诗歌发于《未名湖》大学论文发表于《中国语文》。短篇文学发表于海内外报刊几十万字散文多次获得全国奖项,被正式选入教材小说获汉新文学奖,被英译、英改并搬上银幕,亦被收入多种选集。出版长篇小说《不能讲的故事》及个人作品选集《情爱梦想征战》《天涯之桑》……”

天哪,这个评论我诗歌的人竟然有着如此良好的教育背景。像我这样的江湖草莽,平生最尊崇的就是知识和学养。于是,在我苍凉的血管里,便主动邀请一个叫虔谦的亲人逐水草而居,并任由她在我溃不成军的身体里泛起朵朵温情。

现在回到原点。虔谦的新诗集命名为《原点》,从象征意义上来说,原点意味着零起点,人生的零公里处,人性的原初和本真;从审美旨趣上来说,原点代表着清水芙蓉去雕饰,代表着洗尽铅华不染尘。让一切回到原点多好,让罪恶回到善念里,让善念回到生命里,让生命回到子宫里,让子宫回到身体里,让身体回到天地里,让天地回到混沌里……让普通人的幸福比水简单比水充盈。在这本书里,虔谦以一个虔诚基督徒的身份对生命道德和罪愆作出了朴素歌吟。

新诗集《原点》共分四辑——第一辑名为《情动》,由17首含蓄内敛余音绕梁的短诗组成;第二辑名为《心留》,由19首风格鲜明富含哲理的短诗组成;第三辑名为《英雄》,由4首具备明朗中国风格的诗歌组成;第四辑名为《长歌》,由2首叙事长诗《约》和《魂》组成,正如作者所说:”……这些诗,大抵是情到深处,或心到痛处,或思到高处,或魂到喜处的产物……如果说《约》是纯洁的普爱,《魂》则是纯洁的国爱……”本诗集里的作品,大多数发表于美国《新大陆》诗刊、《蓝》国际女性诗歌丛刊、《世界日报》副刊《侨报》副刊等。吟诵着虔谦不染铅华的诗篇,你会觉得天空竟是如此干净和美好,人心竟是如此澄明和纯洁。

作者在《自序》中说:“……我说要当诗的学生,主要的涵义并不是技术上的,而是内涵上的,更确切地说,我是从生命的层面上来说这话的。我希望我的人性有如诗一般淡定、深邃、宽广博大、虔诚和仁慈;我希望以那般的诗句和诗魂荡涤我心中的浮躁、自私和虚荣……”读罢,一个虔诚悲悯的诗者便淡定从容行走在读者脑海,像一颗行星孤独照耀着浩淼天宇。

诗集中,诗人对人性的深思和诘问随处可见,如:很久是多久/久到/足以验证你的诚/我的贞/久到足以向世人脚注:/什么是永恒——节选自《骊歌二》。是啊,真诚和坚贞本该是世人的基本品质,可在道德沦丧信仰缺失的今天,这些世人的基本品质却经受不住推敲和检验。这首诗取材于民间故事《白毛女》,作者把道义和爱情放到山洞尽头,让情感在故事里合理渲泄,让人物形象在推理中饱满。结尾尤其精彩:“忘记我/勿忘我/看在爱的份上……”诗中人物的两难境地何尝不是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遇到的矛盾问题?而看在爱的份上何尝不是一个有感情的人的合理诉求?

好了,让我们再一次回到原点,回到虔谦的诗歌,回到《缘》,本文以缘起,也该以缘终结:

你说缘

是心越天阶十八盘

到达那脚走不到的地址

是魂守候着冰雪底下

那颗深埋的种子

 

记得你我

在云海苍茫处相会的日子

我知道缘

是沙漠清流穿越悠悠绝望

悲无痕,喜无迹

 

 

   2013年7月21日凌晨00:30于潇湘夜雨中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7)| 评论(2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